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OOLWIND

对永恒事物的感性认识,谓之智慧;对短暂事物的理性认识,谓之知识。【改编自某处】

 
 
 

日志

 
 

【转载】火車生活面面觀  

2012-08-06 14:55:38|  分类: 生活小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憂淒居士《火車生活面面觀》

源自:http://chenliangleonchan.blog.163.com/blog/static/8318790720126288174181/

火車生活面面觀

 

我和梁豐都是火車愛好者,這趟東北遠行各站點間(廣州東→瀋陽北→長春→哈爾濱→大連→瀋陽,瀋陽北→廣州)無一例外均選擇以鐵路作為銜接。如此既是為了減省旅費,更是為圖滿足我倆對火車、鐵路迷醉的情結。

小豐對火車可謂是著魔入迷,對中國鐵路的運營線路、時刻了然於胸,尤其是其母校湖南大學所在地長沙往返廣州的沿途站點、光景風物,他早已熟會飽諳。而我也自小從父親那獲知了不少鐵路資訊;每次乘火車出行,我也總會認識列車乘務員和其他旅客,和他們嘮嗑一下;每到大站小站,也習慣下地面溜達溜達。歸來後,自然也就積累了一定的火車知識見聞、各地風土人情。

我們是7816:24從廣州東始發前往瀋陽北的。這趟列車是T121959年有過一段抗洪搶險的經歷而被授予“英雄列車”稱號,後來還拍成電影《12次列車》。它隸屬沈陽鐵路局,此前從瀋陽北開來,運行了15個小時,準點是1243到達廣州東,而今是稍事休息又馬不停蹄地折返瀋陽北。列車回到了瀋陽北才算是完成了一趟旅程,之後一般會開到離終點站不很遠的一處工場進行為期一天的火車保養,主要是搞衛生啦,刷洗外皮等等。而乘務員這一來一回在路上要工作約3天時間,回到瀋陽休息3天又出發。雖然路上實行輪班制,但如此舟車勞頓、連續奮戰3天,還真不容易。對於廣州的乘務員來說,不便之處恐怕還在於連續兩晚不能洗澡(笑)。當然,這趟列車的乘務員應該都是東北人。

說起來還真奇怪,這趟列車的名號還會不斷變更呢。從瀋陽北到北京路段它叫T12,從北京到廣州路段它“進階”成T13,從廣州返回北京時更“升級”為T14,但北京到瀋陽北這段又改成T11了。當然習慣上還是總稱它為T12次列車。

一上車我們會左顧右盼,一看周圍旅客,二看乘務人員。梁豐一看到我們所在硬臥卡座有一個小寶寶,馬上斷定“我們來到‘兒童專列’了——今晚睡覺一定很吵”;我則不無失落地作結:這幾節車廂乘務員都是男性,鑒定完畢!

在火車上人特別容易餓,而且吃飯的時間特別早。本來還覺得為時尚早、腹猶果然,但一感受到小餐車推進時的聲聲叫賣、陣陣飯香,肚子竟自然發生了“咕咕”的合奏共鳴。我倆晚飯吃了小豐打包的豉油雞和出門前我媽煮的豆角冬菇粒火腿蛋炒飯。小豐直呼炒飯好吃,盛讚我媽手藝好,我說“誇……張”,不過是“隔離飯香”(鄰家飯香)罷了。但我也覺得好吃,可能是餓了吧,哈哈。

狹小的空間拘束了人的行動自由,吃喝拉撒睡成了唯一需要,受餓的感覺便被無限放大了。我和小豐還看到兩位美女的袋裏裝有開挖不盡的“地藏”(指私藏的零食),她們的嘴皮一路嚼啊嚼沒歇過。其實可能並不是真的饑餓嘴饞了,人在無所事事、精神空虛的狀態只能寄情於進食。是為粵語“有情飲水飽,無情食飯饑”之由來。那時我想,我應該過去和她們閒嘮起來,把她們從精神空虛中打救出來!順便討些吃的回來……

飯後無事,我們竟然很快地和鄰座這不足2歲大的小男孩打成一片,玩耍得不亦樂乎。小寶寶一舉槍開打,我們倆就輪番以誇張的演技用血肉之軀擋槍中彈。可以說我們無聊,也可以說,我們童心未泯。周遭的旅客登車時本來還冷眼相待、互相戒備的,看到此情此景,也早已相視而笑、放鬆心情了。每個成人的心底都懷藏一顆童心,都有著對小孩的愛心。

轉眼入夜,火車來到湖南郴州。我和小豐壞壞地笑了,郴州,你懂的。小時候乘火車上京途經郴州,聽到不少乘客紛紛念作“彬州”,又好奇又好笑(“彬州”與粵語表男性生殖器詞語“賓州”同音)。年歲稍長方才知曉這是从邑林聲的形聲字,該讀如“琛”,音chēn,粵語讀“深”。“彬州”這個秀才認字認半邊的念法自然成為粵人多年來的笑談了。

子夜停靠長沙站下車,我們看到餐車這節車廂被擠得水洩不通。有一個不成文的契約,一般買個1520塊的套餐盒飯便會被默許在那坐上8個小時,這對許多只買到站票的旅客來說或許是個福音。但小豐在我旁邊耳語:很多旅客會選擇給列車長塞10塊錢,畢竟1520塊一頓飯對不少人來說價格不菲。他和同學從長沙去武漢時為了節約旅費就曾這麼幹過,7個同學給了餐車的頭兒共70塊。這種赤裸裸的賄賂因為“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而儼然躍升為一種公平、公正、公開的交易了。這類屢見不鮮的黑幕在目前階段,或許也是一種權變融通。但關鍵是利益分配問題,這部分效益絕不應該淪為列車長與廚師長等少數幾人的灰色收入。

長沙是小豐的第二故鄉,他執意要下車在長沙站流連低迴一會兒。這個站過後,他終於恬然安穩地上床造夢了。而我,卻依舊未能入眠。小豐“一語成讖”,隔壁床的小寶寶果然鼓噪不安,一會兒要喝奶,一會兒要把尿,一會兒說胡話,鬧騰了大半夜。這可把他奶奶折騰苦了,略帶嗔怨地說了好幾回:這孩子真煩人哪!寶寶的爺爺倒是睡得舒坦,淩晨四點才睡眼惺忪地垂問一句“睡了嗎”,這才從中鋪翻身下來,接替奶奶守護寶寶。這時,我想,我的媽呀,我小時候也沒少讓您鬧心哪(現在也是)!以後有了孩子估計還得繼續折磨您哪。

一夜無眠。當然,我沒怨怒小寶寶的吵鬧攪擾,翌日反而玩兒得更歡了。臨別時他和我們“握握手,好朋友,親一個”。跟小豐等人都是親臉,唯獨和我是親嘴的,把我給樂的!這是後話。

天亮得很快,5點鐘左右天已大白。經過一宿,火車穿行了湖北省,現正飛馳於河南省這片廣袤的中原大地上。吃著泡麵,看著風光如電影膠片快進般消逝,聽著列車播放的音樂綜合節目“和諧鐵路之聲”,便覺得無欲無求了。

我們都認為選播的音樂十分悅耳動聽,主持人水平也不錯,便起了“追本溯源”之心。小豐說在列車某一節車廂有一個播音室,這是播音員在那現做的節目。我斷言不可能,這要不就是轉播某個電台,要不就是預先錄製的。於是乎,我和小豐開始了我們旅程中第一回的打賭。最後,通過向新認識的乘務員朋友徐海洋求證揭開了答案——果真是錄播的,在這趟列車上循環播放。我sure win嘛,輕而易舉就贏了一瓶“殺蟲水”,嘿嘿。

午後三時,火車駛入北京城內。全車上下興奮歡騰、異常活躍。大家都把目光投向車窗外,嘖嘖稱奇欣賞著京城風光。我和豐也像“大鄉里入城”(“劉姥姥進大觀園”),嘆為觀止、熱議不斷。火車離北京站大老遠地就減速溜行,廣播響起了清脆嘹亮、激昂亢奮的介紹語“列車來到了我們偉大祖國的首都——北京”,聽者無不肅然起敬、心馳神往。

中國鐵路的綠皮車(慢車)、紅皮車(普快)的廁所是直通軌道的,所以每每到站都要鎖閉廁所門。而像白皮車(特快、動車)的廁所裝有真空集便器,其容積一般足夠往返一趟使用,若非容器滿載(控制臺有按鈕會顯示),一般到站也不需鎖門。但是列車尚未到達北京站,乘務員便老早把廁所上鎖了,這是去程唯一一個把廁所關閉的站。

列車員認真地整理著裝,修飾儀容,還統統打上鮮紅的領帶示人。只有始發站、終點站,以及北京站是需要打領帶的。人人嚴陣以待,準備進京。這時,我和小豐也收到了北京旅遊委發來的短信(從廣州到哈爾濱由南往北各站點,我們只有在北京接收到本地當局的信息)。凡此種種讓我和小豐都不由讚歎:這就是帝都啊!

當然,在現代化、霸氣十足的背後也需看到在北京生活之不易。一路下來,在民居裏不時看到“地下室/半地下室出租”字樣,小豐慨歎“北漂”的人兒生活艱難,他們就是租住地下室、膠囊公寓、鐵皮集裝箱的。

因為晚點,火車在北京站停靠時間由原來的24分鐘壓縮至17分鐘。在這點上,倒是一視同仁的。列車一路晚點,但最後在晚間竟然能趕在預定時間10時到達瀋陽北站!後來回廣州的歸程也晚點了,足足晚了3個小時。南方往北方去的火車如果晚了,最後是有可能加速趕回去的,就如我們上瀋陽北時的列車一樣。但是從北方往南方走的火車如果晚點了,一般就只會越來越晚了,因為南方的交通線路稠密、列車眾多。

旅途開始和結束的地方都是瀋陽北站,不一樣的是來時是南廣場子站房,回去時光顧的是715日新建成開放的北廣場子站房。北廣場候車室十分寬敞大氣,室溫舒適,設施齊備,最重要的是座位足夠。更讓我們兩人難忘的是,在這裡又發生了一起讓小豐坐立不安的某個第一次。哈哈哈哈。

歸途的列車上我們聽了一位大哥談及2008年雪災時的鐵路運營狀況。哈爾濱到廣州原需2天,結果晚點了3天,最後5天才走完全程!餐車只剩下雞蛋做菜,廁所沒水,車裏只有飲用水。站臺小販堆起的快食面像小山一樣高,價格炒到了一箱(12包)120塊。然而別以為他們准能賺個盆滿缽滿的,原來乘客們一下車竟然紛紛哄搶食品,有不少人拿了就走。大哥說當然他們也不全是故意不給錢,而是實在太擔心不能拿到吃的了。當時人心惶惶,中途有些站不讓下,有一個人硬是打碎玻璃下去了,心裏沒底啊!

我們也若有所思。既然選擇了軌道交通,我倆從不嗔怪嫌怨它的局促狹迫。休言硬臥逼仄冷硬,再看那硬座上與長夜廝磨的旅人,更別提眼冒金星、竭力殫精,眼巴巴奢望一個座兒的了。旅程結束,我和豐絲毫無怪於所有不適與不便,因為火車與鐵路承載了我們許許多多值得深刻玩味的故事與情感。中國鐵路,下回再見!

 

火車達人

2012.07.27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頭晚晚餐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英雄列車T12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餐車夜景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堅毅的側臉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新認識的列車員朋友徐海洋。到了瀋陽還抽了個下午跟他再次碰面了,嘿嘿~~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帝都萬歲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京城霸氣十足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我和新認識的列車員徐海洋合照。豐騷竟然拍虛了。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從瀋陽去往長春我們搭的這趟列車(2727),有雙層車廂。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百度百科:原名公主陵,为清乾隆皇帝三女儿和敬固伦公主的衣冠冢。日本侵华时期,忌讳陵字,改称公主陵为公主岭,延用至今。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7.13晚間8點到達哈爾濱站,和豐騷打賭我又贏了一回,嘻嘻
出站時我倆拉著行李箱疾步穿行,有如《速度與激情》裏賽車場景般過癮爽快!!!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瀋陽北站7月15日新建成開放的北廣場子站房。在這裡我促成了豐騷的某個第一次。

 

火車生活面面觀 - 憂淒居士 - Leon Chan的博客
豐!叫你別拍下身!哈哈,在車上穿著隨便,廣雅校服褲多次露面

 

 

                                                                                                               (完)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