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COOLWIND

对永恒事物的感性认识,谓之智慧;对短暂事物的理性认识,谓之知识。【改编自某处】

 
 
 

日志

 
 

摘自《南方人物周刊》——广州,相信改变  

2011-04-06 10:22:07|  分类: 政治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对原文有删减

广州只相信改变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80年代的广州就是变化着的中国的缩影和先声。

  这便是广州:仿佛慢条斯理,从容地迈着四方步,实际上在其从容背后,在似乎一成不变的常态之下,完成着无时无刻不在改变的连续的跃进。

  这就是广州:一座“任凭东西南北风,咬住改变不放松”的东方城市。

  广州不相信叹息。

  广州不相信空谈。

  广州不相信云里雾里的承诺。

  广州只相信眼见为实。

  因此,广州人习惯于相信改变着的广州。

 

丽江花园 公民诞生记

  从对社会事务漠不关心,到“理性、客观,敢发言、敢提建议、敢做事,天下为公”

  本刊记者  马李灵珊

  我和巴索风云打过三次交道。

  第一次是去年年底,他是丽江花园论坛“江外江”上格外活跃的ID之一。为了调查反对“垃圾焚烧”事件始末,我们在几个不同的场合相见,有时是相约恳谈,有时是不期而遇。

  那时,“火要烧到眉毛了”,他是个刚刚开始醒悟公共政策决议离自身生活并不遥远的普通市民,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而忧心忡忡。

  面对接踵而来的各种问题与争议,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关心社会政治公共事务”的他,开始小心翼翼地学习和媒体周旋,将生活圈子从旧有的朋友和同学交际范围扩大至那些素昧平生却有着共同利益诉求的邻居之间,在论坛上绞尽脑汁发表文章来扩大影响力,甚至生平第一次上访——勇敢地站在市政府门前,和众多“邻居”一起,大声喊出自己的不满和建议。

  此后,巴索风云这个名字,开始渐渐频繁地出现在报章上。各种百姓茶坊、市民声音栏目,都能见到他的名字,有理有据地提出自己的意见。尽管他所居住的番禺已经决定缓建垃圾焚烧厂,他也仍然没有放弃推动更进一步全面废除垃圾焚烧、推行垃圾分类的信念。甚至做出主动邀请政府官员前来座谈,或是上书全国人大的惊人之举。

  接下来,是今年7月。他和2000名土生土长的广州人一起,聚集在江南西,以自己是一名说粤语的广州人而骄傲。

  此时的他,已然可以娴熟地平衡媒体、情绪激昂的年轻人和官方机构等几股力量。面对公共事务,他从来不是一个组织者,却始终是一个充满热情的参与者。他有了新的事情要去关心、新的朋友一起为之奋斗,因为这种持之以恒,他不再像去年的自己一样茫然和焦虑,却变得更加坚定而快乐。

亚运前,我们第三次见面,距离我们初次见面刚好过去了一年。这次的话题,已经从“如何反对垃圾焚烧”变成了“如何做一个公民”。在我们见面的一个星期前,他刚刚作为广州知名“谏言网友”的代表,面见广州市长万庆良,面交流了对广州市政建设的诸多看法。

  坐在我面前的巴索风云和一年前的样子差不多,衣着得体,笑容温和,身材也仍然壮实。但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又已经不再是一年前的那个他。没有什么开场白,他的第一句话就是“番禺(垃圾焚烧厂)的事儿,应该是不建了”。

  他是个曾经住在山东的老广州人,普通话带着浓重的口音,有时甚至得略停一下思索要用的词儿,说话节奏不紧不慢,句句都很务实。他令人惊讶地将那些拗口而复杂的环保数据记得清清楚楚,滔滔不绝而又详实明晰地论证着自己的观点,说到激动处,也并不显得太过情绪化,语调表情,都透着恳切。

  一年前面对媒体时,他还显得青涩和略微紧张,但现在,面对着电视台和国家级媒体的镜头,他也一样可以侃侃而谈。而我们所共同关心的话题,也已经大不相同。

  简而言之,巴索风云是个典型的中国城市中产阶级居民,也是城市的中坚阶层。他住在离城市中心30分钟车程的小区,过着体面的生活,自由职业的工作令他有时间、精力和能力来关心物质生活以外的事物。他的态度明确却不激烈,审慎而有原则地关心着自己生活的这个社会,关心具体的事件,不喊空泛的口号,只关心哪怕是最微小的细节。

  有愤怒、有不满,但不抱怨、不宣泄。抗议,却只用最合理合法的方式抗议,反对,也只反对不合理合法的事件本身。疾呼却不过分,愤怒亦有限度,相比起无休止的责难与絮叨,巴索风云已经开始探索,如何在广州建立起让公民能与政府交流更加通畅的渠道。而且,以一介布衣身份来看,卓有成效。

  他聪明、坦率又成熟地做着一个“新”广州人,以自己所定义的公民身份,“理性、客观,敢发言、敢提建议、敢做事,天下为公”。

  “公民”是怎样炼成的

  将时钟指针拨回到10年前的2000年5月,番禺撤市,改为广州市番禺区。自此,番禺开始逐渐成为广州人“南迁”居住的重要地段。“华南”、“洛溪”与“大石”等诸多居住板块,凭借与市区车程半小时以内的便利交通、山水秀丽的优美环境和对比市区价位合理的花园小区等条件,吸纳了广州市区及周边逾30万白领与中产阶级在此置业。

  有些人是由内地迁徙而来,爱上了广州自由而包容的气氛,在此定居。有些人则是地道的老广州,相比起市区,番禺提供了更高的居住质量、素质普遍较高的居住人群和可预见的发展前景,选择搬迁至此,并不出奇。

  巴索风云就是其中之一。

  在番禺,公民运动的种子早已播下。这里居住的人普遍年轻,受过高等教育,有一定社会地位和精神追求。巴索风云所居住的丽江花园小区,就有着丰富的维权经验。2002年起,这里的业主就展开了绵延许久的维权运动,被称为“中国基层社区的第一次民主实践”。他们为保卫家门前的道路而上街抗议,坚持普选业委会代表,义务组织民工子弟学生英文补习班,自发举行各类募捐或号召义工服务。虽然不是每个人都积极参与其中,但公民意识已悄然发芽。

  一年前的巴索风云,很少看报纸上的社会新闻版,喜欢和朋友踢球“吹水”,过得无忧无虑。即使知道一些著名的公民维权事件,他也本能地觉得遗憾,总觉得其中“带有血腥,太惨烈了”。对社会事务,他基本上和大多数普通人一样,漠不关心。

  直到偶尔听说,小区附近要建起一座垃圾焚烧厂,新竖起3根粗大的金属管,将彻夜不停地释放一种名叫“二噁英”的有毒气体,他才平生第一次感到巨大的恐惧与愤怒。

  一年后,他感叹,“那时第一次发现,广州不像我想象中美好和平静。”

  起初,他是“菜鸟”,没有经验,不懂策略。他在丽江花园小区论坛“江外江”上不停地发帖,宣泄心中的不满,和其他一样恼怒的居民一起,印发传单,买车贴、戴口罩,焦急地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没有用,他很快发现,民众与政府之间的沟通渠道几乎已被堵死。一面是怨愤如洪水的民意,一面是愈加嘴硬不肯低头的部分官员和教授。广州市政府城管委规定的每月23日接访日,终于在11月演化成一场声势浩大的集体上访。

  在鼎沸的抗议声中,番禺建垃圾焚烧厂的决议终于不了了之,有些曾和他一起奋斗的“战友”,选择了满足的妥协。他却没有放弃,保卫了自己的家园,他还要保卫广州,乃至全国。

  “当初我们喊口号,告诉全广州,放弃番禺最终也会伤害自己,现在难道就能放弃花都或者李坑么?”他摊摊手,表示不能理解。

  去年12月15日,他在“江外江”上发表了一封“邀请函”,公开邀请番禺区区委书记谭应华与区长楼旭逵亲赴丽江花园,与业主面对面交流。随后,他又将邀请函送交番禺区信访办及番禺区政府收发室,从官方渠道希望与官员直接沟通。

  座谈会最终于12月20日举行。他见到了区长,第一次直面官员。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今年3月份,他联合樱桃白等几个一直热心抵制垃圾焚烧、推进垃圾分类的业主,精心起草了一封致全国人大代表的公民建议书,呼吁检视我国垃圾处理政策,建议从立法层面对现行政策进行调整。在网上广泛传播的同时,还直接送达了全国人大及其下属的环资委、部分人大代表、政府部门。

  与此同时,除了文字表达,他还身体力行地推动着垃圾分类的普及工作。自3月开始,他和其他几名热心居民一起,自己印发了《居民生活垃圾分类推广指南》,自发组织、发动绿色家庭志愿者,选择丽江花园一栋居民楼作为试点,上门分类回收有害垃圾。

  4月23日,逢城管委接访日,他和樱桃白一起,将过期药品、化妆品、内充有化学品的凉垫、坏灯管、废旧打印头和废旧电池等6袋有害生活垃圾送到了城管委处,委托他们处理。此后的每一个星期,他都会亲自前往城管委,查看6袋垃圾的处理进程,并在“江外江”论坛上发帖,直播“6袋有害垃圾的命运”。

  数周过去后,巴索风云又收集了好几袋垃圾,6袋垃圾却还原封不动地躺在城管委办公室里面。城管委负责人只能坦诚面对媒体,“存在前段分类和末端处理脱节的问题”。好气又好笑的他,在之后的接访日里送了城管委一口钟,意为“时间不多啦,快点吧”!

  面对城管委与环保部门之间的相互推诿,巴索风云更进一步,他在江外江上的帖子引来了佛山一家企业的主动垂询。这家企业拥有处理废旧电池的技术,他和其他居民一起,自费驾车前去考察,再在政府与企业之间牵线搭桥,促成合作。

  直到现在,每个周日的上午,他还会和其他人一起,坚持回收垃圾。跑上跑下地分类、整理,废旧电池第一次收集了400斤,第二次已经收了3大箱。政府处理不了,他自己送去企业处理。坚持下来的人越来越少,到现在,只有七八个人了。不过,中间也有新人加入。这让他很欣慰。

  “这件事(反对垃圾焚烧、提倡垃圾分类)教会我,从‘围观看热闹’的角度,变成‘就算没有用也要自己去做’,强奸总要喊疼吧!”话糙理不糙,“你不去做,就没有人会去做了。你去做,还有人可能会一起做。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句话是我党爱说的话,很对。”

  新一代的广州公民

  过去一年间,他有了很多新朋友,关心的话题也越来越多。现在,他的QQ群里多了好几个分类,“环保”、“垃圾”、“广州文化”、“市政建设”。他被广州媒体形容为“本土网络红人”,在大洋网、江外江和新浪微博上,常有许多人向他致敬。

  “保卫粤语”时,他的态度并不激烈,却会告诫情绪激烈的年轻人,克制、理性,还好心地提醒,和警察相处时“要先看他们的警号,态度不好以后可以投诉”。

  此后警察见到他,不忘先出示自己的警号,他笑起来,“广州警察态度真的很好,很开明。和公民不是敌人。”而他最高兴的,就是“广州的80、90后都意识到了,也都起来(有公民意识)了。”

  他也为广州市政建设操心,“我在写文章,要向政府呼吁,那些盲道画得都有问题,叫盲人怎么走?”走在五羊新城天桥旁,他皱起眉头,“这种天桥设计太不合理啦,哪有这样的。”然后笑起来,“等亚运会结束了再想办法啦,政府也不容易。”

  有时候,他也会觉得疲倦,“写东西的时候特别累,有时候一想到要写东西就想吐。”他在江外江的每一篇帖子,几乎都是当之无愧的热帖,并引来广州多家媒体关注。“这辈子大概都没写过这么多字。”还有许多媒体在向他约稿,最新一篇准备发表的作品,是他这一年最深的体会,《原来可以这样做公民》。

  现在,作为一个公民,他最关心的问题是,在他所热爱的广州,市民与政府之间能否建立起相互沟通的渠道。他的网帖《广州:可否放缓你前进的脚步,等待灵魂跟上来》在广州民间引起广泛争议,批评广州,却满含着对广州最深切的爱,之后被《新快报》全文转载,引起了广州市长万庆良的注意,点名要见他。

  亚运前夕,他作为网民代表,见到了万庆良。他带了4份建议,分别关于旧城改造、道路管理、垃圾焚烧发电和主张公众论坛常规化,重点放在最后一份。

  “我先表扬政府开明、务实,站在他们的角度思考,人都会犯错误,也都喜欢别人表扬,要给大家空间,大家才能进步。”

  他在市长面前大声疾呼,能否将这种与领导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常态化?万庆良当场表态,这种公众论坛,应该常有。

  这令他非常高兴,也由衷感叹。也许,正因为这里是广州,才会让他和他的众多邻居们一起,成长为新一代的公民。

 

“以媒为鉴,可以知得失。”

这是张广宁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而他对待媒体批评的胸襟、风度和包容,也令人称道。

我觉得,内地有多少个官员在这方面能像他那样?

与一些城市举办重大活动时媒体只准唱好不准说坏不同,广州的媒体,成天就在揭露亚运工程扰民问题。甚至连广州市的高层官员,也出来做这样的表态。

面对这些报道,张广宁要求各部门要密切关注媒体报道的热点新闻和公众舆论,及时主动予以回应,澄清事实,消除疑虑。过去一年多,多项市政工程同时施工,让广州变成了一个“大工地”。施工带来的扰民、出行难,甚至治安隐患,成了市民投诉的重点。今年1月,张广宁还就此向全市市民道歉,“造成这种情况,市政府是有责任的,作为市长要负主要责任。市政府以及我本人深感内疚,诚心诚意向市民群众深表歉意。”言辞恳切。

  广州官员有限政府、克制权力滥用的意识可能是内地最强的,正如论者所说,广州政府强就强在它的“弱”,在一个政治环境相对昌明宽松的环境下,广州发育出内地城市最成熟的公民社会。

  2009年3月,国内一家权威调查公司发布了市长民意支持率的调查报告。报告显示,在内地7个大城市市长中,广州市长张广宁以75.5%的支持率,高居榜首。从调控房价到铁腕治污,这位在风口浪尖敢于直言的市长,被网民誉为“最牛市长”。

 

我爱广州

  中国最接近公民社会形态的城市,不是没有缺点,但它有容忍批评的空间

  本刊记者  黄广明

  八年前一个春寒料峭的日子,我在武广高铁另一端的一个城市——也是我家乡的省会城市亲眼看到,在一个民意机构召开大会的日子,一群拆迁户为了反映自己的民意,在会场大门口向一群号称是民意代表的人偷偷摸摸散发材料,他们神情惶恐而卑微,生怕被人发现,你丝毫感受不到他们是这座城市的主人,而最终他们被发现,散发材料者被一群穿制服的人打得头破血流,带走;

  去年深秋的一个日子,在广州,我见证了另一个现场:数量不菲的一群居民,因为市政府计划建设的一座垃圾焚烧厂可能散发的有毒气体,来到了市政府门前“散步”,期间,有人“传阅纸张”,有人有组织地“大声喧哗”,有人毫不客气地对涉事官员点名道姓,而此时,闻讯而来的近百警察虽然阵仗威严,全副武装,却无任何过激过火举动,静观他们所服务的市民表达愤怒,直至他们退去。

  他们全身而退,在清理完现场垃圾之后。

  有了这样的对比,你说,我会喜欢哪座城市?

  在广州,一位市长公开发动了一场对一幢违章建筑的拆迁,被拆迁户,不是升斗小民,而是居住在寸土寸金的富人区二沙岛上的一位权贵,被拆掉的房屋,不是四面薄墙的普通民居,而是价值过亿的豪宅别墅;

  在广州,人大代表的敢言已然形成了一个“广州现象”,当政府官员面对人大代表时,诚惶诚恐,广州市的人大代表曾在7天里分别向政府部门提出了8场质询,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

  在广州,讲粤语的电视新闻主持人对“有关部门”的过失直言批评;

  在广州,有市民说,别的地方拆迁户哭,广州的拆迁户笑,此说不免过誉,但广州因为拆迁问题引发的官民矛盾,确实是国内最少的城市之一;

  事实上,相对而言,广州是中国大城市中,老城区保留较为完整的一个,作家龙应台曾对此赞许不已;

  ……

  不可否认,在一个大的体制背景下,中国老百姓的幸福感,很大程度上是由政府决定的。你很难去表扬一个地方政府,但相对而言,广州的政府,可能是国内最温和,最懂得克制权力,比较接近有限政府真义的一个政府。

  正如学者托马斯·雅诺斯基所言,一种规范的文明社会定义侧重于评价国家对其公民的行为,以及各国是否形成了一种能保护个人和群体不受国家滥用权力之苦的有效的文明社会。

  广州政府的强,正在于它的“弱”。这样的政府,会有更多的服务意识,更少的与民争利;更多的接受监督自觉,更少的滥权冲动。

  正因为有一个相对“弱”的政府,广州成了中国内地公民社会最发达的一个城市。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广州是内地言论自由程度最高的城市。作为一个副省级的城市,这里的地方媒体可以批评一个厅级官员。2009年11月22日,在广州市政府举行的番禺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进展新闻通报会上,广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吕志毅表示,广州要坚定不移地推进垃圾焚烧。除广州中心城区外,不仅番禺要建垃圾焚烧厂,从化、增城、花都等地区也要建。

  结果,这位副秘书长(原市容环卫局局长)立即被《南方都市报》、《羊城晚报》等媒体穷追猛打,“其本人与亲属与垃圾焚烧利益集团存在密切关系”,搞得吕副秘书长颇为难堪;

  事后,广州市政府迅速回应,在叫停项目后不久,原则通过了《关于重大民生决策公众征询工作的规定》,并开展垃圾处理问政于民活动;

  在广州,一项洲际运动会开幕在即,当地一份“小报”可以在头版头条披露地铁工程存在的重大隐患和验收作假,而关于亚运工程扰民与建设铺张浪费的质疑,在报纸上就没停歇过;

  在广州,市长副市长们,还有各职能部门的头头脑脑们,时常在报纸上露脸,回应市民对市政民生问题的指责和批评,在举全市之力筹办亚运时,市长还能为亚运工程扰民、部分项目的铺张浪费向市民道歉……

  媒体的大胆敢言与相对独立是广州政治气氛宽松的一个缩影,这个城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公民维权运动,从环保到社区自治,再到粤语保护,报纸犀利的言论,层出不穷的公众论坛、学术研讨,学者们自由开放的观点,酒吧里的各种生活方式与各种观点的聚会,香港电视台的落地,都得到了政府相对的宽容。以至于,一些外省人在家乡遭遇了不公不义后,都来广州街头表达,如果他们要去北方一座城市表达的话,将困难重重。

  有了这种宽容,广州并没有乱,政治也不是这个城市的显学和经常性的话题。前些年有人说广州是中国最乱的城市,那主要指的是治安(我倾向于认为,治安差是这个城市自由包容的代价,连小偷罪犯都一并包容了),但广州社会与人心并不乱,相反,广州给人的感觉是和谐。家乡四川、在广州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广州规划勘测设计院副总工程师郑静说,广州的魅力在于并非处处井井有条。“广州是个大熔炉,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在这里生活、创业,外表看起来不是那么有秩序,而实际上,内在自成规律,十分和谐。”

  广州可能是中国最和谐的城市。

  温和与宽容的气味弥漫在云山珠水之间,它散发在机关大院里,更游荡在街头市井之间,官方与民间,很难说是谁影响了谁,也许最恰当的表述是,民间把温和与宽容的气味传递给了官方,而官方的温和包容又保障了民间的气味。

  正如一位广州市民所说,如果你有幸在年轻的时候生活在广州,那么自由、平等的气质将渗透你的骨髓,并跟随终生。

  温和,包容,自由,平等,平民,是广州的城市精神。在这里,任何方言都不会遭到恶意嘲笑;身家千万者与打工仔都经常乘坐公交出行;这座城市民间的财富、普通人的生活水平可能领先全国(与某些地区的国富民穷相对照),但民众的低调也是难出其右;这座城市有着最不排外的本地居民,他们尊重外地人的成功,承受了外地人的犯罪,他们甚至为外地人改变了语言;在这座城市,只要你不影响他人,你与众不同甚至出格的生活方式不会引人侧目;这座城市的市中心,低矮零乱的城中村与高楼大厦连袂而存,体力劳动者与白领们在各自的地盘各得其乐;在上海的外国人,你见得较多的是来自第一世界的白人,在广州的外国人,你见得较多的是来自第三世界的黑人;这座城市的马路虽不适合游行与阅兵,却适合市民逛街、小业主开店;这座城市充满着现代与活力,却也留存着强烈的传统气息;这座千年通商的口岸,改革开放的前沿,你可以感受到高度的市场精神和契约意识,但你亦能体会到无处不在的温和礼让的古风——广州公交的让座率是我到过的城市中最高的……

  有论者说,作为两千多年的历史名城,广州的魅力和气质并不呈现在曾经的三朝十帝的皇家气象上,也不规范在森然的礼仪典章里,而是体现在一系列的矛盾组合中:广州人的务实、低调、乐天悠然与饮头啖汤的开拓精神;广州的边缘性、非主流与作为近代中国曾经的政治中心与外贸中心;广州社会的现代性与民间传统的“古风犹存”——种种矛盾的因素和谐地并存着,使广州社会在扑朔迷离中异彩纷呈。

  香港始终是广州的一个坐标,两地地理相近,文化相通,制度却大不一样。香港官员与民众的地位、形象与作为,通过电视新闻和其他渠道,特别是两地活跃的人员往来,传递到广州官员与市民眼中。香港高效廉洁透明的政府,接受议员质询与媒体追问的官员,遵守法纪与维权意识同样强烈的市民,让广州的官员、民众有了比较评判的对象,对广州而言,香港无时无刻不是一种触动、压力与鞭策。

  近一二十年,广州不是中国最吸引眼球的城市,但这个城市却是真正的静水流深,政府的相对节制,以及市民社会的茁壮成长,我相信,这更接近可持续发展的和谐状态,虽然,广州不是把和谐这个词叫得最响的城市。“文明社会表示国家领域、由志愿组织组成的公众领域以及涉及私营企业和工会的市场领域这三者之间一种有活力的、互动的公开对话领域”,广州亦没有刻意按照学者们的指教按图索骥,它就这样接近了。

  广州不是没有缺点,但它有着容忍批评的空间,在中国城市中,这尤其难得。

  常有人强调广州物质上的便利,高度发达的市场,一线城市中最低的房价,温暖的气候,满目的绿色,良好的服务意识,天南海北的美食,日益美好的基础设施,但我要说,相对广州的肉身,我更爱它的灵魂。

  广州,正是这样一个地理上暧昧的刻度,天高地远,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的读后感:

我为什么从高中开始对社会、对政治如此感兴趣,可能与广州这个相对宽容自由的多彩活力的社会氛围有关吧。

做人要有所担当。脚踏实地,同时眼光要放远。心系家国,同时志在四方。

在内地城市读了三年大学,在比较中,在发展中明白到很多东西。在身边的老师同学中,学到了很多。

我们学院绝大部分老师都很敢言,我觉得很赞。毕竟我们学院是研究政治和法律的。

这就是当初为何一定要选择离开广东省读书的原因,要接触更多的不同地方的人,从而扩大自己的视野。从各方面的比较中知道不足。以后看问题,就没那么狭隘。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